叶斐

莫忘青春易老,而风光正好。

【柔橙】如隔参商01


·cp:唐柔x苏沐橙
·自设定西幻 微伞修
·混作沐橙生贺

高塔外的天空蓝得像海,我总是拥着我褪色的华丽披风跪坐在巴洛克时期的地毯上如此思索。将它献给我父亲的人夸赞它是由三十一只孔雀的尾羽作材料,又由十八位心灵手巧的绣娘呕心沥血三月有余才完成。

"只有公主殿下才能比它的光辉更美。"

父王微笑,他慈祥的表情我至今看得清晰。披肩当然赏赐给我,寝宫里流光溢彩,阳光闪烁,我抚摸披肩上流丽纹路,想象自己是喜爱收集亮晶晶金币的龙。

"走啦沐橙,哥哥带你出宫看漂亮的鸢尾花。"

这是我的小哥哥苏沐秋,他从一侧长窗中露出头,和我一样拥有蜜色的头发和深棕色的眼睛。
他和叶修一起在三院读书,他们性格迥异,唯一的共同点是都爱带我出宫。依照卡塔尔的惯例公主是不能出宫的,她只需要在皇宫里学习诗歌和音乐,咏唱黎明和夜莺,直到一位邻国的王子将她带走。
我看着沐秋和我一模一样的双眼,向他伸出手,然而下一个画面就是他穿着乞丐的衣服偷偷来看监狱中的我,眼中盈满泪水,满溢悲痛。

"沐橙,你等着我,我很快就去救你。你一定要等我变强,成为卡塔尔国度的王。"

我摇摇头,感觉全身像是抽走了血液与空气,疼痛又无助。父亲对子女的慈爱并不能掩盖他是个无才无能又昏庸无度的国君,宰相和大臣结党营私,人民不堪劳苦奋起反抗,又恰逢外国入侵。
匆忙中一切都失去本来面目,宰相软禁了父亲自封为王,哥哥被迫流亡。敌国早知卡塔尔之梦的美貌与温柔,要求新王送公主去什卡为质,十年方可归。
新王,自然是不敢不从的。

舟车劳顿我抵达敌国的首都什卡,身着我最美的孔雀羽披风。很多人都来看我,我面无表情,踩着玫瑰红色的地毯走上梵多的大殿,发现它比卡塔尔的皇宫更小而逼仄。

"早就听说卡塔尔的苏沐橙是荣耀大陆上最美的公主,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

敌国的王端坐于王座之上,低头俯视王座之下的我。
"卡塔尔臣服于梵多之下,苏沐橙公主却是梵多的座上宾。我真是希望有朝一日,我的女儿也有像你这般气度。"

只需梵多的王一句话便有人恭敬地引领我去到我十年间的住所。那是皇宫西南角的一座高塔,纯白色为底,栏杆上雕刻晚香玉和小苍兰的花纹。
什卡的风很冷,我拥紧了披风,试图留存最后一点温暖。天空很暗,大雨就要来了,而我还要在这里呆上十年。
十年,卡塔尔的梦恐怕已经醒来了吧。

"父王说,你是这片大陆上的唯一一位公主。"
女孩的声音在我身后突兀地响起,我转过身,看见她身着红色,额头上有梵多皇室的徽记。
"下次进我的房间请先敲门,唐柔殿下。"

"你在想什么?"
唐柔抬腿从窗外翻进屋子,身形匀称,身手矫健敏捷。

"想你。"
我从回忆中抽离,起身走到她面前,看到她形状姣好的眉。
"想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

tbc

评论 ( 2 )
热度 ( 20 )

© 叶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