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斐

莫忘青春易老,而风光正好。

薛晓 Another you.01

·现代设定。薛晓同居。晓星尘眼睛很好脑子有病。宋岚前任。

00.

撕下最后一页炫目的阳光,日子就到了秋天。

01.晓星尘

我是在三个街区外发现那个男人的。他像个流浪汉一样颓废地坐在长椅上,却与落魄潦倒一类的词汇格格不入。

我先是看到了他的鞋子,匡威帆布鞋,蓝黑色,左脚的鞋带散开了。接着是水洗蓝牛仔裤,裤脚边缘破旧,但不失干净整齐。然后是驼色风衣,虽然早上刚下过雨,他的风雨扣却是散开的。风衣内搭了一件白衬衫,约定俗成的一尘不染——奇怪,从看他第一眼我就认定他必然整洁而利落,然而我们以前分明从未见过。

他抬起头,目光相切的一瞬间我们都震了一下。我震惊于那双眼里包含的东西:我错觉它映出了整个宇宙,同时又荒芜得寸草不生。

他带着一脸的不可置信牢牢盯着我看。令我不禁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又低头看了看身上的着装。我自信没有出错,心说难道是我穿越了或是他失忆了。那眼神,分明不像是个陌生人。

"先生?"

你还好吗?为什么一直在盯着我看。我率先发声打破沉默。毕竟一个有家室的gay拎着菜篮子在大街上和一个陌生男人深情对视是不好的,我试探着问他。

"晓星尘。"

他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双唇微分吐出了一个名字。这回轮到我惊讶地张大了嘴。作为一个作曲我并不很出名,实际上,是非常不出名。要不怎么到现在还住在别人家,主业是帮他买菜做饭照顾狗,副业才是偶尔弹弹琴写写歌呢。

或许他是我的粉丝。我沾沾自喜地在脑海里yy——从少年时就喜欢一个人的音乐,长大之后终于暗自寻访找到他的踪迹并独自一人来寻找他。这样的桥段在小说里屡见不鲜,但我终究不能与他修成正果。

这样想的当口我听见脚步声。嗒,嗒。再抬头他已经站在我身边,攥着我的衣袖像是一辈子都不会再放开。

"先生?"

我挠头。这样的状况很糟糕,他看起来不太好。但他叫出了我的名字,把他扔在这里又显得不太地道。

我摸摸兜。手机扔在家里,我只带了钱包,而居委会的电话我是无论如何也记不住的。

"晓星尘。"

男人还在不依不饶地扯着我的袖子。我气结又郁闷,反手抓住他的手。

"你叫什么名字?"

"晓星尘。"

"不对,那是我的名字,不是你的。给你一次机会重说,不好好说话我就不管你了。"

哄阿箐的方法被我用来哄他,不同的人要不同对待。我怀疑他脑子有点问题,自然也不能用平常的方法和他说话。

许是我的恐吓起了作用,他皱眉看我,眼神仍旧悲伤。拉着我衣袖的手有些许放松,我顺势抽回胳膊,揉了揉手腕。

"你叫什么名字?"最后一次机会。

"宋岚。"

他没什么表情,双唇一合一分冷冷淡淡吐出这两个字。问出来了,不错不错。我勾起嘴角,引他往我家的方向走。

"不错,现在你有一个名字了。不过宋岚这个名字太冷冰冰了,以后我还是叫你宋子琛吧。"

子琛。这个名字骤然出现在我的脑海,而我也放任我在这个男人面前胡说八道。然而这尝试除了让他坐实了"脑子有问题"的标签外别无他用——听见我说的话,他皱了皱眉,说声"嗯",除了脸上骤然流过一抹痛色,连一丁点质疑或拒绝的神情都无。

如果换成我家那位在街上被陌生男人起了奇怪的名字——怎么可能呢?我估计他会先笑一笑,接着抽出降灾,把你抽成一朵美丽的小菊花。

宋子琛坐在沙发椅上吃我给他洗的第三个梨的时候我听见刹车声和阿箐的叫声,便甩了甩手中的水珠去给薛洋开门。还没走到门口我就听见了他张扬的笑声,同时喊着我的名字。也听见了他呵斥阿箐,大意是她怎么又跳起来想咬他的手。

"薛洋,你回来啦。"

我走过去,而他无比自然地把我拢进怀里。我想到今天白天发生的事,刚想和他说就感觉他身形一僵,扣在我腰间的手骤然发力。

"薛洋,放开,你弄疼他了。"

是子琛的声音。我把手按在薛洋的手上示意他冷静,于他肩膀的禁锢中艰难回身面对那个我今天刚捡回家的男人,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沙发里站起,没啃完的半个梨扔在一边。

"呵。"

薛洋轻哼一声,看不清表情。紧接着我就感觉下巴被人强硬地抬起,称得上是凶狠的吻研磨着双唇,恍惚间我有种他要吃了我的错觉。我用余光看到宋子琛身形一晃像是要冲上来把我俩拉开,但最终他还是站在原地。

薛洋放开我。我抬手抚了抚嘴唇,用眼神表示对他的谴责。丢脸丢大了。白天和子琛交流的时候,我觉得他虽然脑子不太好但算得上是个有文化的人,我们在很多方面的观点都十分相似。晚上薛洋这么一闹,我在他心里的形象不知要打多少折扣。

我转头看他。他却颓然退后一步,又陷在了沙发里。右手抬起不停揉按太阳穴,他的头一定很痛。

"让我放开,呵。"

薛洋拉着我的手穿过起居室往楼上走,对子琛,他看也没看。

"宋岚,你自己又是个什么东西。"

晓星尘·完

tbc

评论 ( 4 )
热度 ( 15 )

© 叶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