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斐

莫忘青春易老,而风光正好。

[王喻]春夜 03

地名来自信口胡诌请不要贸然相信x
距大眼出现遥遥无期

喻文州穿过文景站的入站口,提着箱子站到自动运行的下行扶梯上。这个在今年年初才刚刚修缮过的火车站整洁有序,虽然一部分设施因为风雨的侵袭略显陈旧,但胜在车站引导员态度良好,使得火车站成为古都的胜景之一。
“先生,这是您的票,请拿好。古都文景站祝您旅途愉快。”
身穿深蓝色工装,站在候车厅出口处的检票员用特制的剪刀在车票上剪出一个形状奇怪的缺口,双手把车票递给喻文州,尊敬而真挚地说。
喻文州道过谢,将车票塞入衣袋,和人群一起顺着连接候车楼和站台的楼梯向下移动。无数人的说话声、旅行箱在台阶上磕碰发出的哐哐声,还有其它站台上列车进站拉响的汽笛声在同一时刻、同一地点响起,在人的耳朵里灌注一种无法辨别的杂音,令人心烦意乱。他抬手按了按额角,几不可察地皱了皱眉。
列车是去年六月新换的型号。这本来不是他所专注的领域,能知道是因为自从去年四月九州岛出现了举国震惊的L字高铁事故后,国务省就强制铁道部门进行了严格的审查,结果自然是更换了古都大部分的火车。
他的座位靠窗,可能是因为不是节假日也不是新年,所以无论身旁还是对面都没有同行的旅客。隔一条过道的座位上倒是有一位年轻的妈妈带着两三岁的孩子。
孩子忽然把手中的玩具扔到地上,发出一声啼哭,母亲赶快弯下身帮他捡起,爱怜地抚摸着他的头。忽然,她感受到邻座年轻男子探询而不带恶意的目光,于是对上他的眼睛又很快转开,抱歉地笑了笑。

列车在秋日的平原上平稳地行驶。喻文州变化了一下姿势,随后合上刚才一直在翻阅的文库本,支着头观赏窗外一望无际的田野。麦田从新干线的轨道边延伸到远方,绵延不绝。靠近地平线处点缀着零星的、乐高积木般的建筑。大型的机械穿梭在低垂着头的麦穗旁边,偶尔停下来歇脚,只是不见有人。
阳光照在他的脸颊,暖洋洋的。那应当是一张精致的脸庞,只是看起来像是经受过肉体上的折磨,显得无力苍白。但或许正是因此,沉思者的形象在他的身上才显现的尤为明显。
那已经是将近半年之前发生的事,但即使是站在现在的时间点上回想,胸口依然能感到撕裂般的痛楚。

原因其实很简单,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兼恋人有一天忽然单方面宣布分手,随后便传出他和一位业界著名的摄影师共同出入的消息。
那人的工作重心一直是在古都和东京两处,这件事之后更是直接迁去了东京。他本就是小有名气的模特,在东京自然受到粉丝欢迎。虽然喻文州还是独自在古都继续着自己习惯的生活,然而恋人不加解释的离去还是在他的心里打上了一个死结。更确切地说,应当是彻底锁死了他接受他人的途径,虽然举止言谈无可挑剔,眼底却始终疏离。

评论 ( 2 )
热度 ( 6 )

© 叶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