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斐

莫忘青春易老,而风光正好。

喻王黑暗向十题

1.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手术刀被人随意扔在无影灯下。角落里纱布团成一团隐约可以看见鲜红血迹。手术台上躺着的男子戴着眼罩一动不动,像是死了。
“杰希,我们终于一样了。”
掠过耳际传来那人刻意压低的声音,毫不掩饰其中的嘲弄与欣喜。
2.占有欲
夸张的地毯在脚下铺陈,赤足踏上也只有温煦柔软的触感。将红木门推开一线是男人开会的场所。他焦急的脚步声逐渐接近,身体忽然悬空被谁抱在怀里。
“我说过了,你的一切只有我能看见。”
3.与你同在
IPAD上显示着巴黎夜晚辉煌绚丽的景色,晃动的背景逐渐变幻直到静止在男人温和的眉眼。靠在沙发上披着毛毯,王杰希转头瞥了一眼身边低垂着头的佣人和窗外惨淡的天色。
“杰希,喜欢吗?”
我很想让你看到我所存在于其中的景色
4.异性恋
“英杰你看,好像有杂志拍到喻前辈和苏前辈一起压马路!”
“我看看…真的诶!他们在一起了吗?”
王不留行动作失误,不得其法地挥舞着扫把一头摔到山岩上又滚下来,将地上砸出了一只大坑。
“英杰,小别,该训练了。”
5.爱你爱到变成你
墓地。
风刮过长草压弯了它们的脊梁。
大理石的墓碑洁白而沉重,却看不到哪怕是些微的字迹。光滑的表面微微反光也倒映男人谦和温润的瞳孔。
“呐,杰希,知道吗?”
“我已经是微草的喻文州了。”
6.忌妒心
“…那,英杰就先回宾馆吧,我过会也回去了。”
王杰希放下为高英杰整理衣领的手,顺势抚平他常服上的一丝褶皱。少年点了点头,回头沿着退场通道走远了。
王杰希叹了口气,转身走向全明星的选手休息室,却在半路上被一双手拦腰扣住拽进房间反压在门上。
温热的气息扑在耳畔。
“王队为别人整理衣服,我也是会嫉妒的哦。”
7.恋物癖
我叫卢瀚文,是蓝雨战队的队长。我知道一个关于蓝雨上一任队长喻文州的秘密。我不知道应不应该把它说出去。
队长有一条手帕,苏绣浅绿色印花,他用它来擦拭他的马克杯。黄少和宋前辈闹着玩时动过一次,结果后来全队加练五个小时。
很久以后我在微博上看到有小粉丝转什么“王不留行治痛X”的图贴的时候才豁然惊觉那竟是微草王前辈的信物。而现在早已销声匿迹的他们,也许一直隐瞒着一个故事。
8.储物柜
“班长班长班长今天晚上我们要去烧烤烧烤烧烤你会和我们一起去吧对不对对不对对不对!就在学校对街拐三拐的那一家!”
喻文州摇摇头,“我还有事,先不了,你们去吧。”
黄少天雀跃的身影逐渐消失,储物柜中传来轻不可闻的一声撞击。
“…着急了吗?”
他从口袋里掏出钥匙,插进锁眼,缓慢转动。缝隙里显现出少年扭曲的动作和告饶的眼神。
“杰希,还好吗?”
9.标本
喻文州“咔哒”一声关上电灯,标本室里便只剩下泼了一地冷冷的水一样的月光。
标本柜的玻璃都花了,模糊不清。他却混不在意亲呢地将脸贴在那上面向里面看。玻璃的表面随着他的动作晕开淡淡的哈气,使他的脸显得很温暖。
“呐,杰希,想我了吗?”
10.偏执狂
“老师、老师…求求你!求求你从那里下来吧!…很、很危险的!求求你!我、我以后再也不和您提起,我、我喜欢您的事了!求、求求你…”
大风的微草楼顶,少年哭花了脸,苦苦哀求天台边缘向外站立的男人离开危险的地方,男人却发出一声轻笑,无动于衷。
“不是你的错,英杰…我大概是只想要一个理由让我从这种偏执的境界、这种…只有他的境界里抽离出来,而已。”
少年崩溃般地捂住了眼睛,转瞬之后是沉闷的一响。手放下来的时候,那里已经空无一人。

评论 ( 4 )
热度 ( 28 )

© 叶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