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斐

莫忘青春易老,而风光正好。

调酒师paro


#叶修#

糖粉和苏打水化开,切碎的薄荷叶在坦布勒杯中呈现完美的形态。男人的手指修长而白皙,仿佛在这间喧闹的酒吧里,更适合他的位置不是酒保而是钢琴师。
“不说话啊,难道是哥手艺太棒,看呆了吗?”
声音有些调侃又有些欠扁,你捋捋头发无奈地抬头看着他。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陈老板每天都对沐沐女神说她想要用橙子和西瓜糊你一脸了。”
你们的目光都一致放远,看着酒吧另一端灯光迷离的舞台之上独自哼唱的女歌手。
“也是…沐橙最近蛮拼啊…要攒钱买房子也不应该晚睡啊,我等会就去催她睡觉。”他顿了顿,目光一转回到你身上。
“但在那之前,我亲爱的小姐,请您先享用这杯Champague Julep,好吗?”

#喻文州#

“…你在北美待过?”
男人轻弯精致的眉眼,用一方白色手帕擦拭一只透亮的鸡尾酒杯。衬衫花纹繁复却不显得累赘,一枚领钉钉在领口,稀有的黑色钻石,奢华而低调。
“啊…是这样的,”事实上你刚刚从温哥华回国,“你怎么知道的?”
他微笑“我上大学时主修的专业是,行为心理学。”
“那真是太厉害了!”
他微微颔首却不以为意,“我刚学调酒不长时间,手法还不精,就先不调酒给你了,”看到你露出失望的表情,他失笑,伸手揉揉你的头发。
“不过,可以享用这杯加拿大威士忌吗?它的口感较为醇厚,我想你会喜欢的。”

#黄少天#

“…然后文州就真的给你倒了一杯加拿大威士忌?哈哈哈是他的风格!队长那么温柔看见女孩子伤心肯定会安慰!”
酒保有一头灿烂的金黄色短发,耳朵上打了三个耳洞却只戴了两个耳钉,笑起来元气满满。眼神明亮而机警,像是夜里埋伏已久伺机而动的狼。
“呐,你喜欢什么?”他半个身子都趴在吧台上问你,眼含笑意,“喂喂!不要走神啊!虽然那个小鬼的魔术表演很棒,可是本酒圣正在问你要喝什么诶!”
你转头看他,不知所措地咬了咬嘴唇。
“算了真是败给你了…”他有些无奈,手上动作未停,很快为你调制好了一杯透亮的酒。
“喏,快尝尝,杰克丹尼和咖啡甜酒搭配而成的21点,特别致以--”
他弯下身子,右手作出一个标准的邀舞手势。
“--热爱魔术的你。”

“王杰希#

酒吧的一隅布置了一棵圣诞树,上面缠绕一圈圈的小彩灯,随着圣诞颂歌一闪一闪。
情侣们成双入对围坐在圆桌旁边,大都会和玛格丽特的酒液折射温馨的光影。你垂下头,想起家中冰冷的方桌和落满灰尘的窗台,忽然感到凄凉。Silent Night,却并非给所有人的。
忽然有人拍了拍你肩膀,你抬头,看见星星一样的耳坠和深绿色的领带。
“我…”
他竖起手指在唇上轻轻一点。
“嘘。”
眼前忽然绽开繁华碎光,待光华落尽,你面前多了一杯鸡尾酒,色泽和煦温暖。
“这是--”
“圣诞快乐,亲爱的小姐。”

只为你唱响的Carrol.

#张佳乐#

““可是,你到底在这个酒里面加了多少种花啊?”你拄着脸,看着年轻的调酒师拢拢碎发,有条不紊地向威士忌酒杯中加入各种配料。
“也不全是花啊…你看,我还加了蜂蜜、开水还有柠檬汁嘛…”
“可是你有加入丁子香花蕾和桂皮…原来大孙说的是真的!乐君是真的很喜欢花!”
你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地叫起来。叫乐乐的调酒师本来要炸毛却忽然沉默了下来。
“大孙那家伙啊…”
就在你正暗暗责备自己为什么那么嘴快的时候,他却又笑起来,将那杯酒推到你面前。
“不说他了,这是给你的,记住它的名字是热托地,可不是百花缭乱呦”

#周泽楷#

耳钉只是一颗简简单单的钻石。领结是深黑色的塔夫绸,在男人的领口呈现简洁优雅的形状。
他是周泽楷,Glory Bar的花式调酒师。
都说他开启了调酒的新时代,亦有人称他为荣耀调酒王爵,然而在酒吧迷离错乱的灯光之下,炫丽繁杂的手法之后,隐藏着的却是一双干净而安静的眼睛。
“Western Rose,可以?”
他凝视你的眼眸,得到肯定的回答后取出雪克壶。你眼中并无分别的酒类在他的手中摇匀混合,逐渐呈现出迷人的光彩。末了,他将酒液注入鸡尾酒杯,纤长的手指微动,在杯口装饰一粒红樱桃。

“Just for you,My Miss.”

#张新杰#

“Singapore Sling怎么样?你看起来像是比较喜欢果汁的类型。”
男人抬起过长的眼睫,光滑干净的镜片上隐约反射远处舞台的光点。你靠在吧台看到他一丝不苟扣起的领口,忽然想起一条毫无根据的传闻:张新杰的锁骨处绘有一朵黑色蔷薇花。
“…张新杰,你说新加坡有几个司令?”你抬头问他,不期然看见他眼中愕然的光彩,开心地笑出声。
他复又低下头量取半盎司的金酒,将它与樱桃白兰地和酸橙汁混合后无奈的对你说一句:“…你真的不是兴欣的包荣兴么?我明明听说那是个男人。”
他取出十四盎司的大杯,将混合酒液注入其中,温暖的橙色与欢快的明黄交织,旋转成一曲动人的乐章。
“我不知道新加坡的司令有几个,但我心中的司令只有一个,此刻她正站在我的面前。”

#魏琛#

“…我只在蛋糕店的画册上听说过君度酒。”你靠在ShineSheen的吧台前,饶有兴趣地支着头看着衬衫挽至手肘间的男人。
“哟,小姑娘还知道这酒叫做君度?”他手中的酒瓶轻巧挽个花式,稳稳落在酒架上,“说说还知道什么?要是说准了配方,今晚免单。”他随意挥一挥手,唇角带了些调侃的神色。
“君度…”你努力回想,却只能想到她原产法国,是一款深厚绵长的橙香酒。“呃…”
见你说不上来,他眼眸微眯轻声微笑。随即持雪克壶在手混合酒液与冰块摇匀,发出轻快的声响。
“喏。”修长手指推深色鸡尾酒到你面前,“长岛冻茶。”
你端起酒杯向他致意,“我本以为你会给我香榭丽舍或是大都会。”
“呵。”他复又转过身去,轻哼一声,“小姑娘还没去过法国,不让喝香榭丽舍。”
仿佛是看见你嘟起嘴巴,他斜倚在吧台上轻轻说了一句。
“乖乖长大,以后带你去。”

评论 ( 21 )
热度 ( 89 )

© 叶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