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斐

莫忘青春易老,而风光正好。

追忆逝水年华



嘉世得冠军的第一年,苏沐橙看见陶轩在庆功宴之后把一张纸条压在奖杯下面。
她偷偷溜过去看一眼,上面写的是苏沐秋。

嘉世得冠军的第二年,苏沐橙看见陶轩又把一张纸条压在奖杯下面。
那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傍晚,H市的湖泊蒸腾着暑气,晚风拂过树梢带来阵阵清凉。

嘉世得冠军的第三年,苏沐橙把脸贴在奖杯陈列室里的柜门上,指尖轻轻敲打柜门上的玻璃。
今年的奖杯下面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嘉世没得冠军的第一年,苏沐橙在嘉世俱乐部一楼走廊的拐角处找到了叶修,他披着队服正在抽一支烟。
“沐橙啊,今天打得不错。”

嘉世没得冠军的第二年,苏沐橙挽着叶修的胳膊在B市夜晚的街道上闲逛。
“叶修你看,那个地方的夜景好漂亮。”

嘉世没得冠军的第三年,苏沐橙得到了联盟颁发的第三个最佳搭档证书。
叶修手里也有三个一样的证书。

嘉世没得冠军的第四年,苏沐橙独自一人站在走廊上,默默地听着会议室里隐约传来陶轩对叶修无端的指责。
“呐叶修,要不要吃梨?我刚才买的,很甜。”

嘉世没得冠军的第五年,叶修离开了,苏沐橙开始试着一个人挑起伤痕累累的嘉世。
“沐沐啊,你看叶修都走了,嘉世就靠你了啊。”

嘉世没得冠军的第六年,嘉世倒台了。而叶修回来了,带着一个叫做兴欣的战队和一张叫做君莫笑的卡。
“原来君莫笑一直都没有被忘记呢!真好。”

兴欣得冠军的第一年,苏沐橙在庆功宴之后去了一次奖品陈列室,发现叶修也在那里。
奖杯下面压着一张纸条,纸条上笔画拙劣,简简单单的三个字。
她的眼泪一下就流下来了。

她记得在她上初中的时候,有一节课叫做外国名著鉴赏。其中的一堂课,老师给他们介绍了普鲁斯特的《追忆逝水年华》。

“当一个人无法拥有的时候,他唯一能做的便是不要忘记。”


“什么嘛!叶修…太土了。”
苏沐橙蹲在地上,用手背擦拭着同样湿漉漉的眼眶。
不知何时却有一抹微笑悄悄爬上嘴角。

评论 ( 4 )
热度 ( 16 )

© 叶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