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斐

莫忘青春易老,而风光正好。

Torn to pieces 1.01(2)


东京吃货设定,暗黑向。
柯哀
柯哀
柯哀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骤然亮起的路灯拉长了肥胖男人的影子,衬得站在阴影边缘的短发少女愈发娇小。茶色的头发在耳际随微风摆动,露出白瓷般精致的肌肤,白衬衫牛仔裤的休闲装扮丝毫掩盖不了眉宇间的女王气场,而那张小脸上,给人印象最深的,是一双深蓝色的眼睛。
那颜色绝非画家常涂抹于画布上端晴天浅淡的天色,也不是赤道两侧十到二十度的海水拍打海岸线飞溅而起的浪花蓝。嫌长的刘海挡住了些许眼睫,从几米之外看去,竟给人一种极为温柔的错觉,然而凝视几秒就会发现,温柔之下隐藏的是极致的淡漠。
肥胖的男人对突如其来的声音显然没有准备,手臂一颤,白裙的少女就直直地摔在地上,连滚带爬地想要逃开,无奈脚软无法站立,只好偷偷地向路边挪动。
男人血红的双眼看都没有看她,只顾回身盯着休闲装的少女,想要摆出一副镇定的样子来,话语中微微的颤音却出卖了他心中的恐惧与不安。
“She,Sherry…!你,你怎么在20区?”
休闲装的少女闻言挑起一抹冷笑。
“怎么?Gin还真的以为全日本的喰种都应该聚集在13区不成?”
听到人用满不在乎的语气提起自家老大,肥胖的男人有些暴躁,无奈碍于始作俑者登峰造极的实力又清楚的明白自己对她发动攻击也没有半分胜算。他忽然想起脚边畏畏缩缩想要逃跑的白裙少女,双臂张开,深绿色的甲赫触手般带着怒气冲向了目瞪口呆的少女。
“啊----”
想象中甲赫穿透血肉的声音和味道并未出现,男人恼羞成怒地回首看到休闲装少女伸出的右臂上冰蓝色的鳞赫窜出,牢牢地缚住了他的赫子。
“你…你,Sherry!作为喰种,你不该阻拦我捕食啊!况且、况且你不是没有想要把她当作食物吗!”
被束缚的男人不甘心地叫喊着,想要做最后一搏。叫Sherry的女孩子毫不留情地打断了他,以一种懒洋洋的语气。
“我又没有说你不能吃她…但是,不可以在20区吃她…'白鸽'们的攻势本来就够让人烦恼,组织要是再来添乱还让不让人好好开茶馆了?不过…"休闲装抬脚向前走了几步端详白裙少女的面容,“今天你也别想要吃她了呢,毕竟是,这样纯洁的女孩子呢,对不对,Vodka?”
话音刚落,灰原哀飞起与其体形不相称的一脚,将肥胖男人远远地踹飞到了小街的另一端。
煞白的灯光将灰原哀的脚下照得明亮,几步之外,白裙少女跪坐在地,盯着水泥地上的一个小黑点,心里闪过无数可怕的景象。
她是喰种么?会不会是电视上说的“暴食狂”?园子说遇到喰种要喷薄荷喷雾可是我没带……怎么办怎么办…新一…啊!她走过来了她一定是要吃了我…完了……
“喏,给你,快点回家吧。”
清冷的声音藏了些温柔在里面,毛利兰抬起头,惊异于那双美丽的深蓝色眼眸中的温暖与安慰。
灰原哀伸手扶起毛利兰,把7-11的方便袋放到她手里,拍了拍她身上的灰尘,这样说道。
毛利兰慌乱地接过方便袋,手足无措地站在灰原哀面前。
“啊?啊?谢、谢谢你救了我…我叫毛利兰,是帝丹高中的学生,请、请问你叫什么名字,在哪里上学?"
灰原哀闻言笑了笑,只是扶着毛利兰的胳膊向街口走去。
“夜晚的小街小巷对于你这种人来说实在是太不安全,即便是有人护送也可能会遇见城市的渣滓和坏人,以后还是走大路或是坐电车回家为好。作为纯洁又美丽的女孩子,最不适合直面黑暗了呢。”
说罢灰原哀站在街边招手,为毛利兰叫了一辆计程车。
“劳驾送她到米花町毛利侦探事务所。”
“啊?谢、谢谢你,请问你叫…"
话还没说完计程车已经起步,毛利兰只好眼睁睁地看着休闲装的女孩身影越来越远,直到和无边的黑夜融为一体,彻底看不见了。

评论 ( 2 )
热度 ( 4 )

© 叶斐 | Powered by LOFTER